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论坛
在线律师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刑事案件 >> 资讯正文

夫妻闹离婚丈夫砍死妻妹 妻跪求法官免夫死(图)

发布日期: 2009-10-30  //www.110.com  
庭审后,被告双方互相指责当庭厮打起来。记者 罗立高 摄
庭审后,被告双方互相指责当庭厮打起来。记者 罗立高 摄

  妻子改口 跪求法官免夫死

   “咚”一声,杨昌美跪在法庭上。“求求你们!不要判邓加喜死刑!”她拉着法官嚎哭,谁也拉不起来。

  就在5个月前,邓妻说她受够了这个男人的虐待,在表妹陪同下到嵩明法院白邑法庭离婚时,丈夫邓加喜在法庭大院里挥镰刀砍死了表妹,砍断了她的两根手指。

  昨日法庭上,公诉人指控邓加喜犯了故意杀人罪,她却极力为丈夫求情。

  这让死者的丈夫李文华彻底无语了。他说:“我们帮错人了。”

  回顾:法庭大院挥镰刀 砍死妻妹砍伤妻

  今年5月26日上午12时30分,杨昌美在表妹张丽平夫妇以及另7名亲属的陪同下,来到嵩明县法院白邑法庭与丈夫邓加喜离婚。就在开庭前20分钟,邓加喜再次恳求杨昌美不要离婚,张丽平说了句“不要理他”后,懊恼的邓加喜从车内取出镰刀,在张丽平右腰部砍了一刀,杨昌美上前抢刀,也被砍伤…… 张丽平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死亡,而杨昌美的两根手指留下永远的残疾。

  警方查明,案发当日上午,邓加喜喝了白酒后,在装小孩衣服的编织袋里,藏了一把镰刀,之后乘坐其代理人的轿车,将镰刀带进了法庭大院。

  案发当晚9时许,邓加喜被抓获……

  庭审:原被告家属法庭内互殴

  昨日,昆明中院的法官在嵩明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下午2时开庭时,嵩明法院旁听席上座无虚席,一半是死者张丽平的家属,一半是行凶者邓加喜的家属。席上不时有些小小的骚动,有的人在无声哭,有的人在低声骂。

  公诉机关指控邓加喜犯“故意杀人罪”。邓的辩护人提出,邓加喜砍人事出有因,后自动回到嵩明,应认定为有自首情节。“同时,认罪态度较好,属于初犯、偶犯,希望法院从轻处罚。

  “我没有故意要杀张丽平。”邓加喜说,一开始带镰刀进去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为了防身。他甚至有点激动:“我残忍?他们拆散我的家庭就不残忍?如果判了我刑,我两个小孩饿死了就不残忍?”

  也许是邓加喜的话激怒了本就悲愤交加的死者家属。法庭审理结束后,邓加喜被带出法庭,张丽平的婆婆追出去,边哭边骂:“要你偿命!”而法庭内更是乱作一团,两边的家属吵着、骂着、哭着,有几个已经开始厮打起来。杨昌美头上、背上挨了死者家属几巴掌……5分钟后,法警和保安才将他们拉开。

  邓加喜:“我平时连只鸡都不敢杀”

  “我跟杨昌美闹是闹,但她还没到要和我离婚的地步。都是他们从中挑拨。”邓加喜对记者说,是张丽平等人拆散了他的家庭。一天他和杨昌美吵完架后,张丽平几个人就开车来,强行把杨昌美带走了。“我两个小孩抱着他妈的腿,还被他们推倒在地。”第二天他坐车去张丽平家接杨昌美,“但他们不让我进门,他们就这样子整我们。”邓加喜说,他不想跟杨昌美去法院离婚。因为杨昌美的娘家人去了很多,怕挨打吃亏,他也带了很多亲戚,还把镰刀带上了。当天中午,他和亲戚在法庭外吃饭时,喝了四五两白酒。“我好好跟我媳妇说着话,她在一边鼓捣……当时我火一来,就想整她。”

  “我平时连只鸡都不敢杀,哪儿还敢杀人……反正,我不是故意的。”最后陈述时邓加喜说,“请求法院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分上,从轻处罚。”

  而邓加喜的父亲和几个姐姐也认为,是张丽平这些人挑拨邓加喜和杨昌美的关系。“他们想让杨昌美重新去嫁人!”

  庭审结束,法院宣布择日宣判。

  庭后:“无语,我们帮错人了”

  李文华彻底无语了。在他看来,他和妻子好心帮长期受家庭暴力的表姐离婚,而表姐反而说他们挑拨她的婚姻,让他心寒。他说:“我们帮错人了。就是帮一只狗,它见了我们还会摇摇尾巴。”他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索赔35万余元。“他那个家庭也赔不起。我就希望判他死刑。”李文华说。

  死者的嫂子王女士等人很坚决地说:“我们只要求以命抵命!”他们分析,杨昌美现在改口,很可能是为了她两个孩子。“现在她手残疾了不能干活,要是邓加喜死了,孩子就没有指望了。”

  对话

  杨昌美:“他没有经常打我”

  出乎众人意料,杨昌美在庭审结束后,跪在法官面前就不起来,哭着求法官轻判邓加喜。邓加喜不是虐待她吗?邓加喜不是砍死了她的表妹砍断了她的手指吗?记者与她进行了对话。

  记者:你之前不是说邓加喜打你吗?为什么还替他求情?

  杨昌美:没有经常打,经常打怎么养两个娃娃……夫妻间吵架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现在家也没有了,我的手指有残疾,他死了两个娃娃怎么办。呜呜……(边哭边说)。

  记者:你不是跟张丽平他们说过犁地时他打你的事,是怎么回事?

  杨昌美:那个,是我们去犁地,他叫我拉牛,牛作怪,我拉不住就放了。他就生气了跟我吵起来……他这个人脾气是怪了点。

  记者:他没有打你吗?不是说他用鞭子抽你,还用绳子绑在脖子上,让牛拖着走吗?

  杨昌美:……没有那么严重。

  记者:你还给他们看你被邓加喜咬的伤口?

  杨昌美:哪有伤口?没有。

  记者:当时是你提出来要和邓加喜离婚的?

  杨昌美:不是,是张丽平他们说让我离了,重新找一个。我舍不得两个娃娃,不想离。

  记者:既然你不想离,为什么要去法院?

  杨昌美:他脾气怪,我只想着到了法院,吓吓他,让法官教育教育他。他认认错,我就和他回去。

  记者:毕竟你的表妹因为你的事情死去了,你觉得对不起她吗?

  杨昌美:我是对不起她,也很伤心。但我觉得夫妻吵架他们应该多劝劝我,不是让我去离婚……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死了的也死了,我只想好好的活着,不要让他死,把我的娃娃抚养下去……

  记者:你觉得邓加喜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昌美:他还是勤快的,就是每天都喝酒,喝完酒爱跟我吵架。他良心是好的,只是脾气坏。

  记者:你恨不恨他?

  杨昌美:不恨。

  回访

  白邑法庭人全换了

  血案就发生在白邑法庭的大院里,受害人曾一度要法院承担责任。而嵩明县法院院长路晓琨表示,在案发时,白邑法庭共有4名工作人员,报警、打120、保护现场,协助警方送伤者到医院。没有派车的原因是法院唯一一辆微型车当时在修理。“至于法院责任问题,调查结果出来后自有定论。”

  而昨日记者询问路院长调查结果时,他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昨日下午3时许,当记者再次来到白邑法庭,事发的草地上小草已经开始发黄。找到庭长时,发现庭长已经换了。现任的汪庭长介绍说,由于事发后他们的家属常来法院闹事,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把庭长及保安等人全部更换。汪庭长表示,由于他刚到,对之前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对于当时的处理结果,并不清楚。

  部分村民:该毙

  “现在她也后悔了,但是事情都发生了,后悔有什么用……”在白邑村,邓加喜的大嫂说,杨昌美出院后便回到家里,和邓加喜的父亲一起照顾两个孩子,生活太艰难了。“大人有罪,孩子是无罪的,希望法院看在两个孩子的分上,不要判邓加喜死刑。”

  一位奶奶说,在村民的闲聊中,大家不时还是会谈论起这件事情,部分村民认为,他这样的人不如毙了算了,被判上几十年,出来也老了。“他凶得很,不管老的小的,他想起什么就骂什么!”所以村子里很多人都很少和邓加喜说话,打麻将都不敢和他打。“只要一犁地,杨昌美几乎就会被打,远远的都能听到打骂声!”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不管是牛不犁地或是牛倔犟,邓加喜就会打杨昌美……(记者 曹红蕾 实习生 武芷伊 云南信息报)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6402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