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论坛
在线律师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经济犯罪 >> 资讯正文

湖北1名村镇银行行长以银行名义担保诈骗上亿元

发布日期: 2012-12-13  //www.110.com  

11月24日,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潜逃十天后落网的厉明忠,事发前担任该行行长。
11月24日,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潜逃十天后落网的厉明忠,事发前担任该行行长。

12月3日,受害人王兴江展示有厉明忠签字的借款收据。
12月3日,受害人王兴江展示有厉明忠签字的借款收据。

    11月30日,厉明忠潜逃十天后,在河南被抓获。厉是湖北省谷城县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行长。

    据调查,厉明忠去年出任行长后,利用村镇银行为民间借贷提供担保;投资陶瓷厂遭亏损,又通过高息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涉嫌伪造理财产品进行合同诈骗。民间保守统计,受害者达上百人,涉案金额达1.2亿元。

    襄阳金融系统人士介绍,村镇银行系独立法人,其负责人对外承诺和担保不易分清是个人还是企业行为,这是其监管漏洞。

    11月19日,王兴江打厉明忠手机,无人接听。

    王兴江是湖北省谷城县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老板。今年7月,王兴江以5分的高息贷款了400万元,转手借给厉明忠。

    厉明忠是湖北省谷城县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行长。当时他允诺王兴江,等秋天黄姜上市时,帮王解决1000万元低息贷款。

    王兴江打不通手机,便找到银行,得知“行长请了假”。

    不久,王兴江又得到消息,“他们说,行长跑了,你快报警吧!”

    “行长跑了”

    借给厉明忠400万元的王兴江发现,厉明忠联系不上,与厉关联的公司已被查封。

    王兴江一直以为,厉明忠会如期归还400万元的贷款,直到小额贷款公司找上门,打不通厉明忠电话,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了“替罪羊”,“厉明忠一分钱也没还”。

    11月24日,王兴江发现,谷城县南沣陶瓷厂内的设备、产品均被法院贴上了封条;同时,谷城县皇格陶瓷公司也关门歇业,大门上贴着襄阳市樊城区人民法院的诉状和传票。

    上述两家公司,均与厉明忠有关。

    当天,王兴江向谷城县公安局专案组报案,并送去报案材料。

    王兴江讲述,此前,厉明忠找他贷款400万元,“说是承包的陶瓷厂缺流动资金,急用2个月”。

   操作方式是,王兴江签字办贷款,厉明忠用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担保,并负责偿还本金、利息。

   7月10日,带着公司的证件和公章,王兴江到襄阳市樊城区金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办手续。

    “不到两根烟工夫,400万元就贷下来了。”王兴江说。

    按月息5分,小额贷款公司扣下第一个月的利息20万元,将380万元打入王兴江的账户。王兴江说,第二天,他分两笔转给厉明忠投资的陶瓷厂。

    11月,黄姜大量上市时,做生物科技公司的王兴江打算多进些货,扩大规模,因缺少流动资金,他想到了厉明忠之前承诺的“1000万元低息贷款”。

    这时,王兴江发现厉明忠联系不上,与厉明忠关联的公司已被查封。王兴江才得知:“行长跑了”。 

     因涉嫌合同诈骗潜逃,11月21日,谷城警方对厉明忠展开网上追逃。

    理财产品年息16.8%

   “16.8%”的理财产品一年到期后,储户找到厉明忠,要求兑现一年本金和利息,“但厉明忠久拖不给”

    在襄阳市警方成立专案组后,不断接到受害人的报案信息。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受害人大多与王兴江相似,为谷城县中小企业主,此外,襄阳市区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也卷入其中。

    民间初步统计,涉案的受害者上百人,金额超过1亿元。

    前天,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拒绝接受采访,让记者联系县工作组。

    昨天,谷城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目前,警方已落实涉案金额3000多万,“很多没有票据、没有银行往来信息,警方仍在深入调查”。

    多名谷城当地中小企业主反映,今年八月、九月,厉明忠曾介绍他们投资南沣陶瓷厂,许以高额利息。

    谷城县城关镇一家化学品企业的敖姓老板说,他将400万元转至厉明忠提供的账户,厉向其开具一张借条和一份承诺书,承诺两月内返还本金和利息。直到厉失踪,并未归还。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最早向警方报案的受害人,应是谷城县石花镇上的三个居民,其中两人是当地一家纺织企业的财务人员,一人是石花镇财政所原干部。

    2011年11月初,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开业不久,厉明忠来到石花镇,向熟人宣传人民币理财产品,称年收益达到16.8%。

    “16.8%的年收益,是存银行1年利息的5倍,虽然比不上民间借贷利息,但风险低、有保障。”11月30日晚,一位与厉明忠熟识十余年的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前面三人计划凑1200万元,在厉明忠的村镇银行开户。

    据介绍,他们上千万元的本金,大多来自亲朋集资。其中一个居民400多万元的存款,有120万元来自两个矿难家庭的赔偿款,“一个赔了70万,一个赔了50万,买厉明忠的理财产品,只想多吃一点利息”。

    到今年11月初,“16.8%”的理财产品一年到期,上述三个居民找到厉明忠,要求兑现一年本金和利息,“但厉明忠久拖不给”。

    关于上述理财产品的性质,当地存在两种说法:一个是,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并未发行上述理财产品,厉明忠伪造了《中银富登理财产品认购合同》;另一个是,三个居民开户存款后,不知何故,资金中途被划走。

   产品积压,资金链断裂

    最高峰时期,八月、九月份,厉明忠堆在厂里的产品,价值高达6000万元

    2011年7月,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开业,厉明忠被聘为行长,时年51岁。公开资料显示: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系中国银行和新加坡淡马锡旗下的富登金融控股公司合资成立。其中,中行占股90%,富登占股10%。

    厉明忠外表儒雅,熟悉他的朋友评价说,“为人不错”、“没有架子”。

    据王兴江介绍, 2002年前后,厉明忠从中国银行老河口市支行调到谷城县,任中国银行谷城县支行行长;2008年前后,调到襄阳市城区中国银行任职。

    出任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行长后,厉明忠长期住在谷城东方国际大酒店一间套房,开一辆10多万的黑色丰田轿车。

  “厉不打牌、不抽烟,酒也只是应酬时陪客喝个一二两。”一位熟悉厉明忠的陈姓老板认为,此次事发一个主要因素是,“厉明忠投资陶瓷厂遭遇销路危机,资金链断裂”。

    据知情人介绍,2009年前后,厉明忠承包下谷城县南沣陶瓷厂。该厂位于谷城县过山口陶瓷工业园,工商资料显示: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燕。

    据厂里一名留守工人说,今年5月之前,该厂以生产瓷瓦为主,之后改为生产广场砖、市政砖。后来,拖欠了200多人的工资,接近200万元。

  “今年搞产改和技改、买专利,光设备据说就花掉了一千多万。产品试验成功后,又组建销售团队,全国推销产品。”据知情人透露,因为陶瓷厂的厂房和设备是租的,不能抵押贷款,为了搞成此事,厉明忠全部靠借高息。

    据知情人回忆,厉明忠曾在多个场合宣称,同类瓷砖产品,全国只有两家,南沣陶瓷厂是第二家,在全国绝对能打开销路。此外,产品附加值高,30块钱成本,按市场价可以卖到100块,一年轻松赚一个亿。

  “厉明忠当时想,虽然吃的高息,如果打开销路,一年卖一个亿,还3000万本金,拿5000万付高额利息,还剩2000万。”上述知情人说,但新产品卖不出去,大量积压。据知情人说,最高峰时期,八月、九月份,厉明忠堆在厂里的产品,价值高达6000万元。

   “产品卖不出去,每月还要支付高额利息,又借高利还之前欠的高息,这样循环滚起来,资金链断了。”上述知情人说。

    一直拖欠工人工资

    一名留守工人说,没想到老板还真跑路了,欠200多人的工资,“接近200万”

    其实,厉明忠失踪前两个月,已出现了资金遇困的征兆。今年九月、十月,平时很少出现在谷城南沣陶瓷厂的厉明忠,频繁进出厂房。

   “忙着招商和引进投资者。”一名留守工人说。

   “那时,经常晚上八九点,厉明忠开车带着各种各样的老板,到南沣陶瓷厂考察。”工人回忆说,进厂考察前,老板会提前通知把所有灯光打亮,要求职工把设备敲得叮当响。

   “转完一圈大约5分钟,人走后,再把灯关掉。”留守工人说,厉明忠偶尔白天也来,会提前要求工人穿上工作服、戴好安全帽。

    南沣陶瓷厂一名留守的工人说,厉明忠失踪后,11月23日晚,一些债主曾带着货车闯进陶瓷厂,拉走了三、四车货,“厂长阻止拉货还被打了一顿”。

    11月24日,谷城县法院把设备和产品贴上封条。警车开始进行巡查、值守。

    据留守的工人说,南沣陶瓷厂9月8日停工,“说是检修,实际上是产品堆满仓库,没地方储存。”从今年7月至厉明忠失踪的5个月,南沣陶瓷厂一直拖欠工人工资。

   “我们找厂长、主管要工资,他们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要么就说‘老板堂堂一个银行行长,难道还会跑不成。”一名留守工人说,没想到老板还真跑路了,现在欠200多人的工资,“接近200万”。

    12月3日,上百名南沣陶瓷厂工人回厂里讨要工资,谷城县政府官员当时称,“12月10日给大家一个答复”。

    违规担保替他人贷款

    王兴江又从厉的朋友处以5分高息借款,厉明忠做担保,“但有个条件,我借的50万,要给老厉20万”

    一位接近厉明忠的知情人分析说,如果只是陶瓷厂经营出现亏损,还不至于压垮身为行长的厉明忠,关键是“他给企业做担保,借款人出了问题,债权人都找他要。”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厉明忠给襄樊一家房地产老板做担保,房地产老板因债务纠纷逃跑;厉明忠还给谷城一家酒店老板贷款做担保,该老板因经济犯罪判刑入狱,因为“担保惹麻烦加上陶瓷厂巨亏”。

    厉明忠为企业主借贷担保,最早可追溯到2011年8月。当时,厉明忠刚上任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行长。

    据一知情人透露,经厉明忠牵线,他曾用村镇银行为武汉一家陶瓷厂和襄阳一家民营企业担保,分别担保贷款800万元、500万元。

    湖北兴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老板王兴江回忆,去年10月20日,在厉明忠帮助下,他从谷城县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贷款70.8万元。

    春节资金紧张,王兴江又从厉的朋友处以5分高息借款,厉明忠做担保,“但有个条件,我借的50万,要给老厉20万。春节后,打给厉明忠,钱至今未还。”

    因厉明忠用银行为企业借贷担保,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被卷入借款合同纠纷

    今年12月3日,在谷城县皇格陶瓷有限公司,新京报记者看到,公司大门紧闭,门上贴着5张襄阳市樊城区人民法院下达的诉状、传票、举证和应诉通知。皇格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由南沣陶瓷厂的销售团队组建,法定代表人是“胡长国”。

    司法文书显示,2012年8月14日,皇格陶瓷公司向襄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融景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300万元,期限为8月14日至11月13日。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有限公司和胡长国等人为此提供连带担保责任,但期满后未能偿还借款。

    11月22日,融景小额贷款公司一纸诉状,将“皇格陶瓷公司”和“谷城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告上法庭。

    12月5日,融景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刘涛称,当时借款约定月息为2分多,樊城法院开庭时间定在12月14日。目前,胡长国已被警方带走调查。

    村镇银行监管漏洞

    襄阳金融系统人士介绍,就村镇银行而言,系独立法人,其负责人对外承诺和担保不易分清是个人还是企业行为

    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官网介绍,一年时间已在山东湖北安徽浙江开设了18个网点。

    今年8月,《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对员工实行的是事业部制考核,每个部门所有事项都要向总部对应的部门汇报,分行行长对于任何事项都只有否决权,而没有决定权。”

    据襄阳金融系统人士介绍,《商业银行法》规定,银行高管不得经商,银行亦不得对民间借贷担保,“否则无法保障储户利益”。

   “银行高管投资实业是禁区、高压线。”该人士介绍,《商业银行法》规定,银行工作人员“不得在其他经济组织兼职”,商业银行内部管理制度规定,银行在职人员不能从事第二职业,不能参与经商办企业,否则将给予不同程度的行政和经济处罚,直至开除公职。“厉明忠是行长,已经踩了高压线”。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商业银行相继出台多个制度、办法,严禁各级机构向外出具担保文件。”襄阳金融系统人士介绍,就村镇银行而言,系独立法人,其负责人对外承诺和担保不易分清是个人还是企业行为。

    该人士还表示,银行公章使用有严格管理制度,专人负责管理、用途需要登记,厉明忠作为行长,违规、违法使用公章,银行内部管理制度需要反思。

   “纵观厉明忠案,违规担保一年有余,说明行长权力集中。”多位受访的金融专家表示,此案暴露出村镇银行外部监管和内控的漏洞。

    厉明忠失踪前一个月,在饭桌上与一知情人相遇,该知情人说,“他非常焦虑”,“一天到晚很着急”,“在想办法支付利息。他到处给人说好话、到处筹钱。请别人吃饭、请别人洗脚,请求缓几天。”最后,受害者报案,厉明忠逃跑。

    “他身上没钱,跑不远的。”11月29日,上述知情人说。11月30日,厉明忠在河南落网。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16166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