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论坛
在线律师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黄赌毒.黑社会 >> 资讯正文

警方破多宗特大贩毒案绝命毒师白粉掺老鼠药

发布日期: 2017-08-31  http://www.110.com  

       广州广西警方联手连破多宗特大制贩毒案

  为了暴利,毒贩在毒品中掺杂石灰、玻璃粉,甚至是老鼠药!昨日,广州警方通报:近日,在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的协调指挥下,增城警方出动警力250余名,联合广西钦州灵山、广东汕尾和东莞警方,在增城中新镇某农场捣毁了一个制毒工厂,抓获以广西灵山籍人李某、曾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成员17人,缴获各类毒品约67公斤以及制毒工具一批,成功侦破一宗特大制贩毒案。

  记者同时了解到,今年以来,广州联合广西等多地警方,以打击地域性较为突出的外流贩毒群体作为突破口,连续侦破多起跨区域重特大毒品案,既遏制了广州毒情的蔓延,又打击了其他地区的外流贩毒,全面提升了打击毒品犯罪的效能。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州的总体毒情同比下降17%。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栋 通讯员刘向明、张毅涛、 梁荣忠

抓捕现场

警方在增城捣毁制毒工厂的现场。



  警方缴获的涉案物品。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通讯员刘向明、张毅涛、梁荣忠摄



  毒品中掺石灰



  玻璃粉甚至老鼠药

  增城公安分局副局长赖宏星介绍,根据近年来破获的广西灵山籍制贩毒案件情况,发现这些团伙对毒品掺杂加工后再进行分销贩卖,极大提高毒品的利润空间。涉毒人员多会在毒品中掺杂石灰、玻璃粉,甚至是老鼠药等杂质进行加工,提高毒品产出量,牟取暴利。

  据悉,这些贩毒团伙经常往来广东广西从事双向贩毒,将从越南走私的海洛因经广西运到广东,然后进行二次加工,将成块的海洛因打碎后,加入石灰、头孢、老鼠药,“据说这样吸食起来更加刺激,更容易上头”,重新混合后再压缩成块,销往全国各地。

  比如,在今年4月破获的以黎某为首的灵山籍制贩毒团伙案中,现场除了缴获毒品海洛因、可卡因和制毒原料外,同时也缴获了敌鼠钠盐(杀鼠剂)以及制毒加工工具一批。

  毒品价格暴涨 贩毒团伙转行制毒

  今年年初,广州增城警方在工作中发现一个活动在广州、东莞等地以广西灵山籍人李某、曾某为首的涉嫌制造、贩卖毒品犯罪团伙。该贩毒团伙经常往来东莞中堂镇、谢岗镇与增城新塘镇、永宁街、中新镇一带从事制贩毒活动,团伙成员组织架构严密,分工明确,行为隐秘。

  通过侦查发现,该贩毒团伙从广西将走私的海洛因毒品运到增城,然后进行分销,同时,从东莞购买冰毒,一部分向增城分销,一部分运回广西,从事双向贩毒活动。

  今年4月初,在警方的持续高压打击下,冰毒的“拿货”价格由去年的3.5万元/千克,暴涨至7万~8万元/千克,而制毒的成本每千克约为1.8万元左右,转手后即可卖到每千克10万元。为了赚取暴利,该团伙遂萌发了“不如自己做”的想法,贩毒活动转为制毒,开始寻找制毒原材料和制毒师傅以及场地。

  办案民警介绍,曾某是团伙的组织策划者,李某是曾某的合伙人,由其负责承租场地、联系购买制毒原料和招募制毒师傅等前期准备工作。其他团伙成员负责运输、贩卖毒品。经一老乡介绍,他们很快选中了增城中新镇的一处偏僻农场,承租下来作为制毒工厂。

  侦查中发现,制毒工厂设在增城中新镇霞迳村某农场内。该农场背靠山林,四周都是鱼塘,附近没有村民,只有一条狭窄的村道通行,位置十分隐秘。该团伙还在路口的四周都安装了摄像头,甚至连山林的半山腰上也有摄像头监控。

  6月中旬,该团伙从东莞购买到制毒原料,同时,3个来自陆丰的制毒师傅和制毒设备也陆续进入农场。

  7月15日,警方侦查发现该制毒场点正式开工制造毒品,仅仅两天后,即7月17日,警方又侦查发现该制毒场点已制造出毒品成品。收网时机已经成熟。

  毒贩潜鱼塘2个多小时 警方放水抓人

  7月18日凌晨,围剿制毒工厂的警力兵分四路,一路从后山的荔枝林爬进去,另外三路守住正面的村道出口和侧面的鱼塘,形成四面包围圈。

  “警察,别动!”凌晨5时,在制毒工厂里,2个正在连夜赶工的制毒师傅束手就擒。而在宿舍里,另外1个制毒师傅和1个望风的嫌疑人也被抓。

  而另外一个看风的是农场管理者,听到动静后,先是准备向山上跑,发现有警察后,就直接跳入旁边的鱼塘中。民警立刻对鱼塘展开搜索,并下水搜寻。由于鱼塘水位较高,疑犯利用鱼塘边的一个草堆做掩护,藏在水中,警方经两个多小时的搜索均未见其踪影。

  抓捕组决定用钩机将连接鱼塘的小路挖开,让疑犯藏身的鱼塘水流入另外一个鱼塘中。直到早上8时许,水位降了大约半米后,藏在鱼塘中的疑犯才露了出来。据悉,疑犯上岸后,脸色铁青,身体一直在发抖,由于在水中待了2个多小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终,警方在增城新塘镇、永宁街、中新镇以及东莞中堂镇、谢岗镇等9个窝点同步收网,共抓获李某(男,34岁)、黄某(男,40岁)、曾某(男,20岁)、翁某(男,38岁)等17名嫌疑人,这个以广西灵山籍李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成员全部落网。警方同时在中新镇霞迳村某农场捣毁制毒工厂一个,现场缴获毒品冰毒成品15.5公斤,冰毒液体47.6公斤,制毒工具一批;并在嫌疑人住处缴获毒品冰毒3.4公斤,海洛因0.344公斤。

  8月19日,广州、增城警方远赴灵山县,与钦州、灵山警方到李某、曾某、黄某、翁某等嫌疑人家中展开搜查取证工作。李某等犯罪嫌疑人对参与制贩毒作案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严打外流贩毒 广州毒情降17%

  广州市禁毒支队支队长雷虎介绍,经梳理分析,近年来广州抓获外地户籍涉毒嫌疑人超过本地户籍,外流贩毒群体已成为毒品经广州向国内其他地方流通的重要载体。因此,广州警方主动积极地加强同各地警方的紧密合作,以打击地域性较为突出的外流贩毒群体作为突破口,提升打击毒品犯罪效能。

  比如,今年以来,广州警方联合广西钦州警方开展了对广西钦州灵山籍外流贩毒群体的专项打击行动。该贩毒群体盘踞广州增城区,其犯罪特征明显:境外进货、广州中转、辐射全国。

  今年初,广州警方联合广西钦州灵山等地警方成功侦破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打掉了以周某为首的,长期从越南大量购进毒品海洛因经广西运至广州增城新塘、东莞中堂等地,再由增城、东莞分销至全国各地的灵山籍特大贩毒团伙,缴获疑似毒品约10.47公斤。今年4月25日,又端掉以黎某为首的灵山籍贩毒团伙;6月7日,两地警方再次联合侦破一起特大运输毒品案。

  雷虎说,目前,广州毒情形势出现了“三降一升”的积极态势:根据广州市7项毒情数据测评,总体毒情同比持续下降,2016年同比下降14%,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17%;同时,毒源地指向案件下降。今年上半年,全国(除广州外)指向广州市的缴毒50克以上毒品案件数同比又下降46%,广州市流出毒品数量同比也下降53%;新发现吸毒人员也在下降。今年上半年,广州市新发现吸毒人员同比下降30%;此外,毒品价格持续上升,冰毒一手批发价格持续走高。“说明广州毒品中转、集散问题突出的严峻毒情持续向好发展,且风险总体可控。”

  毒贩85岁老母抹泪:

  “那是他自己的下场”

  “外出务工,勤劳致富;外流贩毒,家破人亡。”在广西灵山县三隆镇的路口,一块巨大的标语牌引人注目。

  据统计,广州涉毒警情中,超过60%属外流贩毒。今年以来,广州、广西警方联手连续破获多宗特大制贩毒案,其犯罪嫌疑人有的来自同一个镇,甚至同一个村,具有典型的地缘性犯罪特征。他们为什么会从外出务工走向外流贩毒,背后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

  近日,本报记者全程跟随广州警方赴毒贩老家开展搜查行动,还原毒枭的犯罪轨迹,揭开贩毒带来的伤痛与罪恶,探索联合打击外流贩毒的路径和机制。

  毒贩之子害怕:签字时手不停地抖

  “我是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民警,翁某涉嫌毒品犯罪,现在要对你家依法进行搜查,这是搜查证。”19日下午,广西灵山县旧州镇的一栋两层小楼前,突然出现大批民警和警车,让围观的村民吃惊不已。

  办案民警出示完证件和公文后,开始对嫌疑人翁某家中进行地毯式搜查,抽屉、衣柜、箱子,蛛丝马迹都不放过。翁某家中只有三个孩子,搜查完成后,不满16岁的哥哥阿明(化名)在搜查证上签字,签了几次都未能成功,阿明有些害怕地说道:“我的手好抖。”最终,他在搜查证上签字,见证警方对其父亲的涉嫌贩毒证据搜查行动完成。此前,他和家人一直以为父亲在广州的工作是收购废品。

  增城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石大队长说,此次大兵团的搜查行动,一方面是去毒贩老家继续搜查犯罪证据,对毒贩进行财富调查,看是否在老家藏匿毒资或其他赃物;同时,也是为了让其家里人,特别是同村的人知道,胆敢在广州贩毒,无论在什么地方,广州警方都能把人抓到,而且还要对其深入调查,即通过此次搜查震慑不法分子,使其他人远离毒品犯罪。

  毒贩之妻迷茫:去打工供孩子读书

  毒贩黄某的角色是毒品“批发商”,一边自己贩毒,一边寻找制毒原料。被抓时,他也许有预感,一个晚上都睡不着,晚上出来几次上厕所,直到清晨7时才入睡,在睡梦中束手就擒。

  绕过崎岖的山路,路口不时看到打击制贩毒的标语,在四周一片砖瓦房中,看到一栋外墙装修漂亮的三层小楼,那就是黄某位于灵山县三隆镇的家。

  当大批警车和民警出现时,黄某的老婆阿霞(化名)并未显得惊慌失措,半个月前,她“接到公安的通知”,得知老公出事了。阿霞让三个孩子离开,然后表情平静地配合警方的搜查。在黄某卧室的一个上锁的箱子中,警方搜到了涉嫌毒资3万多元。

  黄某的母亲呆坐在椅子上,她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有人告诉她,儿子因为贩毒被警方抓了。她半天才反应过来后,泪水从皱褶的眼角溢出来,干枯的手抹了一把眼眶,艰难地吐出一句:那是他自己的下场,没什么好说的。此后,再也没有发声。

  阿霞和丈夫相识于广州,十几年前,黄某在增城卖猪肉时认识了打工的阿霞。后来,三个小孩陆续出生,阿霞便回老家照顾小孩和老人,丈夫留在广州继续卖猪肉,成为家里收入的主要来源,“基本上一年回来一次”。

  阿霞最近一次见到丈夫还是今年过年的时候,只知道他在卖猪肉,每两个月寄回家两千元生活费供孩子读书,除此以外,她对丈夫的行踪一无所知。对于丈夫的突然落网,她显得很茫然,“不知说什么好”。而对于未来,阿霞说,唯一的想法只能出去打工,因为还要供孩子读书,85岁的老母亲身体也不好。

  毒枭之兄漠然:他做什么与我无关

  曾某是一宗特大制贩毒案的老板,开工厂制毒,他是出资人,真正意义上的毒枭,年仅20岁。

  曾某的老家位于广西灵山县陆屋镇,也是一栋三层洋楼,装修奢华考究,如同别墅一般,是村里最漂亮的房子,甚至还养了一条农村里不多见的贵宾犬当宠物。

  家里只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哥哥阿杰(化名)和亲戚,对民警的到来显得很漠然。阿杰说,父亲很早去世,后来妈妈改嫁,只剩下他们两兄弟,靠叔叔给点生活费,跟着奶奶长大。到了十几岁后各自外出谋生,弟弟去了广州,他去了广东清远,在玩具厂打工,平时也很少联系,最多过年过节回老家时才会碰到。

  阿杰最后一次见到弟弟是在两个月前,当时曾某的小孩满月,“他开了一辆宝马回来,一起吃了顿饭后便再无联系。”

  阿杰说,弟弟连小学都没怎么读,父亲去世后,十多岁时就跟着叔叔去广州打工,好像是在制衣厂,“到底做什么也不清楚”。不过,最近几年,弟弟好像突然有了钱,家里盖的这栋洋楼弟弟出了大部分钱,花了大约三四十万元。

  据悉,曾某在广州有一个女朋友,虽然没有登记结婚,但刚刚生了一个女儿。落网后,曾某表现得很无所谓,一副没什么牵挂的样子,对家里的情况只字不提。对于弟弟的落网,阿杰显得似乎也并不太关心,“他做什么事情与我无关”,甚至连弟弟住的房间也很久没有打扫过了,一开门一股霉味。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7455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