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论坛
在线律师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刑事案件 >> 资讯正文

母亲捂被独自睡对婴儿不管不顾铁警破贩婴案

发布日期: 2017-09-21  http://www.110.com  

 

猛犸新闻客户端9月20日消息,近日,在成都开往郑州的K870次列车上,郑州乘警支队七大队乘警长王永健凭借几个情节,识破了贩婴犯罪嫌疑人,成功解救一名出生30多天左右的女婴。这是一个极具戏剧性的案件,更是一个有温度的故事。车厢内只因多看了婴儿一眼,一起夫妻合伙跨省贩卖婴儿案件就此浮出水面。
疑点重重: 母亲捂被独自睡婴儿薄衣置脚头



8月30日14时38分,K870次列车准时由成都开出,乘警长王永健也像往常一样开始在列车上宣传巡视,伴随着列车铿锵有力的节奏,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运行,列车由四川进入了陕西境内。
8月31日9时,列车运行到西安至渭南区间,王永健巡视到硬卧14时车厢,发现9号中铺一个女性旅客头朝过道盖着被子正在熟睡,而在她的脚头,也就是靠近车窗附近,有一个婴儿仅穿着薄薄的连体秋衣裤独自躺在那里,身上竟然没有盖任何东西。虽然已经立秋,但正值秋老虎发威,天气依然炎热,车外温度达到30度,所以,车厢内一直开着空调,平均温度只有20度左右,孩子这样躺着很可能引起感冒。
出于关心,王永健不禁走上前仔细端详婴儿。婴儿看样子仅有一个月左右,一动也不动地在睡觉,薄薄的秋衣上布满了许多淡黄色的污迹,婴儿旁边散落着一些用过的纸尿布,散发出一股婴儿粪便特有的腥酸味道。
列车上竟然有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而自己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列车值乘中,先后往返该车厢多次,却没有听到过婴儿的哭啼声?联想到该趟列车前不久刚刚查获了一起贩卖婴儿案件,王永健不禁仔细打量起睡在卧铺上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脸颊上有一层黑褐色的斑,似乎好久都没有洗过脸,一双粗糙的手露在被子外面,长长的指甲里布满了黑色的污垢,看情形应该是外出打工的农民。
王永健找到列车员进行了解,据列车员回忆,9号中铺的女旅客与对面10号中铺的男旅客同行,两人携带着一名婴儿从成都上车,看样子像是夫妻,但一路上很少听到婴儿的哭闹声,女旅客自从上车后除了上厕所从卧铺上下来,其他的时间都在中铺坐或躺着,给婴儿换过的纸尿布都散乱地放在床尾,没有看见她给婴儿喂过母乳,偶然看到她用奶瓶喂婴儿奶粉。夫妻两人很少与周围的旅客交谈,似乎在刻意回避,男旅客很少抱婴儿,行为举止方面也看不出对婴儿应有的关心和爱护。“总之,这对夫妻很奇怪!”这是列车员的整体印象。
异口同声: 夫妻俩坚称孩子是自己亲生


在列车员的提醒下,王永健这发现在边道的边座上还坐着一名40岁左右、穿黑西装、大裤衩、脚蹬凉拖鞋,面无表情、一脸冷漠的男性旅客。
列车员的反馈加剧了王永健的怀疑,在列车长和列车员的陪同下,他们一起对两名旅客进行了询问和盘查。经查验身份证,男性旅客安军元,39岁,女旅客叫李小叶,38岁,两人均住在四川省会理县小黑菁乡,此次准备去山东泰安打工。
在随后对其携带物品的盘查中,王永健的怀疑进一步得到证实。夫妻两人口口声声说到泰安打工,却只携带一个黑色的背包,包内凌乱地装着一些食品、半袋奶粉、半包尿不湿,没有携带任何被褥及换洗衣物,且没有婴儿的任何换洗衣物,这显然不符合常理。而包内的一个透明塑料袋内3片用卫生纸包裹着的白色药片更是引起了王永健的警觉。
在辅警杨子良的协助下,王永健将两名嫌疑人带到餐车,分别进行询问,并请求大队通过两人的身份证信息与当地公安机关进行联系,查询是否有犯罪前科,要求大队立即派员支援。
面对王永健的质询,两人异口同声地表示,由于已经生育过三个孩子,孩子的出生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欣喜,而是一种负担,所以才表现出不闻不问、不理不睬。面对王永健的旁敲侧击,两人态度坚决,态度镇定,言之凿凿,坚持说女婴是自己亲生的40天的女儿。
询问陷入僵局,就在此时,王永健接到了教导员冉鹏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冉鹏告诉王永健,他几经辗转,与会理县小黑菁乡派出所及其所在村村委会取得联系,其村长告诉他,安军元夫妻一个月前外出打工,外出时,李小叶既没有怀孕迹象,也没有听邻居说过她怀孕的事情。
似乎找到了突破口,王永健加大了对两人的盘问力度,但两人仍坚称孩子就是自己亲生的,突审没有丝毫进展。
自相矛盾,男女二人说法不一


15时21分,乘警支队副支队长史志力、教导员冉鹏带领支援警力从巩义车站上车,与王永健汇合。
巩义车站距离郑州车站仅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支援警力按照既定方案,上车后立即兵分三路,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一路负责对安军元进行突审,一路由女警负责对李小叶进行搜身、审讯,一路负责对周围旅客取旁证材料。
列车上一下子上来七八名身穿警服、严阵以待的警察,面对侦查人员的步步紧密,男嫌疑人安军元的心理首先崩溃,他承认了婴儿是用来贩卖的犯罪事实。
据安军元交待:8月28日,他们在米易县打工,上午11点左右,自己打工回家,老婆说有人把一个小孩送到家里,让他们送到泰安去,这样可以挣到8000元钱,老婆说对方已经给了我们600元路费,其余的钱等孩子送到后再一把手付清,至于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是谁送来的?准备送给谁?自己老婆清楚。
而在另一审讯现场,女嫌疑人李小叶仍在粉饰表演。她坚称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孩子早产,生出来非常瘦弱。盘问期间,一直昏睡的婴儿突然开始哭闹。侦察员分析自早上9点多嫌疑人被控制后,婴儿服用的药物逐渐失效,婴儿的身体状态恢复正常,此时婴儿应该是饥饿或大小便时引发的哭闹。或许是为了急于证明孩子就是自己生的,李小叶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开衣扣,给婴儿哺乳。婴儿噙着乳房吸了几次后,再次放声大哭。据参与支援女警观察,嫌疑人乳房干瘪,根本没有奶水。遂细心地为婴儿冲了奶粉,让孩子饮用。

婴儿吃饱后仍然不断地哭泣,女警们猜测可能是大小便引起的哭闹,在给婴儿换尿不湿的过程中,侦察员发现女婴的连体秋衣裤其实是新买的,脖子上的商标都没有撕掉。然而接下来看到的情形却深深激怒了女警:由于疏于对女婴的照顾,女婴的屁股沟布满了黄色的粪便,小屁股被尿液和粪便浸泡得通红,似乎稍一触碰就会溃烂,并且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流血。女警们找来湿巾和清水,小心地为孩子进行了清洗。
一个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孩子竟是这种态度?面对女警的责问,无法自圆其说的李小叶提出了上厕所。细心的女警再次发现了一个破绽:嫌疑人正处于月经期。种种证据表明,李小叶有重大贩买婴儿嫌疑!
负隅顽抗,究竟是谁在说谎
16:20,列车到达郑州车站。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第六大队的侦察员将两名嫌疑人押解到郑州车站公安所办案中心。17时,侦察员魏志中、齐振杰对两名嫌疑人进行了再一次讯问。
面对侦察员的提审,嫌疑人回答同之前的供词如出一辙:安军元把全部责任都推到老婆身上,自己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清楚。而李小叶则仍然一付委屈模样,说孩子就是自己生的,列车乘警控制她们是想抢她们的孩子。因涉嫌贩卖婴儿罪,两人被刑事拘留,并于当晚被移送到郑州铁路公安处看守所。
被成功解救的婴儿已被送往郑州市福利院寄养,9月4日,案情突然出现反转。嫌疑人安军元在接受讯问时,交待自己才是贩卖婴儿的主谋,老婆李小叶只是参与者。
据安军元交待,他和妻子为了方便家中孩子上学,几年前离开老家,在米易县丙谷镇租房打工,每天能挣到100元的工钱。8月上旬,他在家门口附近的商店与人闲聊,一名30多岁的男子和他聊天,询问他的家庭情况以及干什么工作, 两人交谈几句后,男子离开。8月28日,安军元在商店附近再次碰到那名男子,男子问他想不想挣钱,让他帮助带一个女婴到山东,并说事成之后给他8000元的运输费,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让他老婆一起去。王军元合计后,认为除去车票钱和路上的花费,可以挣6000多元钱。于是就答应了。当晚23时许,男子开车将女婴送来,两人在汽车内睡了一晚上,攀谈中,男子说女婴是花13900元从当地买的。29日上午9时,男子开车将王军元夫妻送到了米易车站,给了王军元600元钱,让他买两张米易到成都、成都到郑州的车票,并说剩下的7400元钱到泰安后由负责接站的人给付。男子还反复交待,一路上不要和他联系,当泰安后,他会打电话与他们联系,告诉他们把孩子交给谁。
当天,夫妻两人乘车到成都已是半夜,当晚就在车站附近找一个小宾馆花了60元住下,30号早上8点,安军元去成都车站购买了郑州至泰安的硬座车票。原以为这是一趟不扎本的差事,轻轻松松就可以挣到这笔钱,不料想却在列车上被乘警查获。
对于安军元为什么突然翻供,他自己解释的:之前认为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老婆身上,自己就可以安全离开,没想到两人却一起被关押进了看守所,经过几天的思考,他认为老婆一定会供出事情的真相,再隐瞒就没有任何意义。
然后,令安军元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老婆李小叶自始自终都坚持女婴是自己生出来的,即便是侦察员告诉她安军元已经交待了贩运婴儿的前因后果后,李小叶也从未改口。
如何攻克李小叶这个壁垒,把李小叶参与贩卖婴儿的案件办成铁案,搜集更多的旁证材料成为侦破案件的主要方向。

长途跋涉只为寻找最直接的证人



9月12日 ,刑警支队侦察员魏志中、齐振杰经过长途跋涉,一路翻山越岭来到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一个贫穷的小村庄,在这里找到了安军元的母亲李某。据李某讲述:儿子和儿媳结婚十多年,因为先后生育三个孩子 ,家里的生活条件十分困难,夫妻俩不得不长年在外面打工,在生完第三个孩子不久,儿媳到当地的医院做了结扎手术。
在取到第一份有利的证据之后,两名侦察员又一路打听找到了李小叶的哥哥李某。李某证实,近半年来,他在和妹妹、妹夫的交往中,没有听他俩说过怀孕的事,也没有发觉妹妹有怀孕迹象。
为了夯实证据,侦察员又找到了安军元、李小叶的邻居刘某。据刘某讲述,他和安军元、李小叶是多年的邻居,彼此知根知底,李小叶在5年前就做了绝育手术,当时,有许多已经有了三、四个小孩子的育龄妇女都响应政府号召做了绝育手术。所以,李小叶早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案件至此,所有的直接、间接证据及旁证材料,都表明李小叶具有重大贩运婴儿嫌疑,目前,案件的侦察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郑州铁路警方表示,贩卖婴儿将构成拐卖儿童罪。按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犯罪的要判处五年以上徒刑,情节恶劣,或者拐卖儿童三名以上的,就可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情节特别恶劣的就可以判处死刑。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579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